春山那个恨

何其有幸

【冰九】人民警察和他的人民教师(一)

○现代paro,警察冰哥&教师沈九
○大概是高层黑吃黑,标题“人民”是歧意。监狱囚禁paly_(:з」∠)_
○剧情流,虐但he
○小学生文笔,轻微ooc,同原作致敬
○暂定…周更

  沈清秋做完笔录的时候电话再次响起,瞥了对面那小警察眼,对方没什么问题。点了下头就带门出去了,房间光线昏沉,太阳穴涨得有些生疼,觉得酒精微醺着鼻腔,他的确有些醉了,紧锁的眉头一跳一跳的,摘下金丝眼镜揉着眉心,他说不上这种感觉,胸口闷得有些喘不过气,又像是隐约烦躁不安。又半晌接通电话,一派从容倒显得那边传来的声音很有些急切起来。

  “小九怎么回事?”事实上岳清源的确恼,更多却是一种无力感。

  “酒驾。”沈清秋从容安定吐出两字,早就习以为常。

  “你唉…”之后的斥责念叨什么沈清秋没有听进去。握着笔一下没下敲击着桌面,若有所思,“我什么时候出去?”

  “…等等吧。”

  沈清秋终于隐约觉得不太对。又想起之前岳清源的语气是有点过了,他惹的事又不少,虽说每次少不了一顿教训,只要自己稍有不快便换作他苦口婆心温声劝导,自己自然是不睬,最后人也只能闷声闷气替他收拾烂摊子,哪听过这番严肃口吻,不由好笑,沈清秋点着桌。

  “怎么?保不住了?还是被翻案底了?”

  他嘲得啼笑皆非让对面陷入短暂沉默,半晌岳清源一声叹息。“……真的翻到了。”

  沈清秋心跳漏了半拍,沉默。一来他实在想不到。h市局真还有谁会甩岳清源面子。

  “五年前那桩案又被带了出来,省级下来了人审。”岳清源好似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是忧心忡忡。“你怎么会…惹过那些人?”

  沈清秋嗤笑:“我怎么知道?我哪来那么大本事惹得起那些高层,你怎么不说是你对场的?”

  岳清源无以言表,转念想确实也极有可能,叹了口气,沈清秋隐约听到攀声交谈。知道岳清源忙事没好气敷衍赶人,岳清源只好又匆匆嘱咐了几句,安抚他先不要担心,沈清秋已经挂了机。抬手看了看腕上时间,昏黄光面照不清他的神色表情,一番莫测后终于失笑出声,他实在多虑,翻出案底又怎样,五年前的事,当初因人证物证俱不全压下去。何况时隔多年,唯一当事人早就死了,就算有作案动机自己再死不承认又如何,岳清源也不至于废得连个律师也找不好,想到他沈清秋又不得一脸复杂,这事儿,岳清源和他一直心照不宣。沈清秋是自觉和他无话可说所以没提及,虽然五年前岳清源所做都是维护自己清白,甚至从来没质问过他什么。但沈清秋清楚,看得最真的人就是他,从自己的脾性不难猜到真相。所以为什么还要装出一副我相信你的嘴脸,是出于同情还是愧疚…都真让人……恶心。

  沈清秋已经不想再忆起更长远的事,索性闭目养神。
  凌晨两点,沈清秋被拘留所外停驻的警笛鸣声吵醒,随后房门打开,有警察示意他出去,这他当然不意外。能翻出五年前案底再审,自然这些年岳清源底下做过的事也瞒不下去,规规矩矩拷上贝跟着走。为首男人一身黑色制服,神色冰冷看上去极不好相处,过程里只沉沉问了声“沈先生是在苍穹学院授课?”沈清秋嗯声,说得自然是本省那所国内闻名私立的全日制高等院校。岳清源的老东家,那声音顿了顿又冷冷说:“沈先生的文凭资历…能得到这份工作,荣幸。”意思是你走后门真要脸。

  “是不够格,在初低年级教课,不过我的学生都很优秀。”沈清秋神情不惧,唇弧冷淡。
        恨他的人多了去。他还都要每个怕一怕?方才留意两个下级喊他漠队,来头应该不小。又不由嘲弄唏嘘起自己,抓人都是劳烦这等级别亲自而下,这趟牢狱走得怕是真的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    一路再无话,沈清秋瞥着车窗外灯火阑珊的夜景,睫毛一眨一眨的颇有些安定自在,后座的警察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。沈清秋其表可以说真的很称得上他的职业。脸庞俊秀且斯文,生得本就温润。鼻梁架着的金丝眼镜凭添几分学者风度和平易近人。沈清秋余光瞥见他愣了愣,转首对他礼貌微笑,又懒懒转开了视线,小警官恍惚,他很难相信这样一个儒雅气质的人会做的那些事,甚至是涉及到一桩虐童命案的嫌疑犯。

       道貌岸然的刑犯不是没见过,可这个……是真好看?…小警官啐了,斟酌片刻词汇。想到的还是道貌岸然……意思是从前碰到的刑犯还称不上这个词汇?怎么有点成褒义了?
       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。